谢红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连小说网www.onetreehilltour.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华砚问道:甜甜是不是蹲着不走了?挪都不会挪一下?

对!

好吧!华砚拉加拉链露出里面的棕色毛衣,手从罗槿的背后开始,环住了他的膝盖和腰部,乖乖蹲好不要动了。

罗槿不明所以:???

华砚这几年来的俯卧撑没白做,十分轻松的抱起成年了的罗槿,手臂上薄薄的肌肉也因用力显现出来,说好的不动的,说话不算数你就是小狗。

你!你!罗槿气的说不出话来,胸膛快速起伏着,冻僵了的脸庞蕴气一抹红晕。

不是害羞,而且气的。

大庭广众之下,华砚不要脸,他还要脸呢!

第108章 [最新] 番外4 华砚虽然看不见罗槿涨红的

华砚虽然看不见罗槿涨红的脸, 但红的滴血的耳垂近在咫尺,想看不见都难,逮着机会调侃道:哟!脸红啦?是不是热的慌?

华砚的外套敞开着, 把罗槿整个人包裹在怀里, 温暖的怀抱像是世界上最为保暖的取暖机, 给予暖洋洋的温度。

沉甸甸的重量不是负担,而是爱的包袱。

只是这包袱热爱嚷嚷, 吵的人耳朵像是被袭击了一般。

热个屁啊!小爷难道不要面子的吗?这是在学校!在学校你知道吗?几千双眼睛看着呢, 能不能留点脸面?

华砚!你他妈放我下来!

信不信我咬?

罗槿见他不为所动, 低头去咬环住自己的手臂, 嗷呜一口地咬了下去, 尖锐的小虎牙磨着皮肉,柔软的舌尖不管不顾地舔舐着。

妄想脱离华砚的怀抱。

柔软的温热的触感像是一阵电流,电的人心颤, 华砚抑制不住地抱的更紧了。

华砚痛嘶一声,以直报怨地咬在了罗槿红彤彤的耳垂, 学着他的样子细细研磨着。

罗槿十分的委屈:你他妈的!小爷我不干净了,耳朵都是你弄的口水!

不干不净, 吃了没病,我咬你耳朵都不嫌弃, 甜甜你竟然敢嫌弃我?华砚弯腰把人放了下来,转到面前对峙道。

闭嘴!罗槿扒着他的衣襟快速地吻在薄唇上, 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人停下来,约莫过了几分钟之后才松开了手, 抬眸说到,不是嫌弃你。

只不过是想打死你个流氓!

说着罗槿扑到他的身上双手掐脖子,连人带自己一起摔在了草坪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槲寄生下的吻

槲寄生下的吻

不姓周的老板娘
谷音琪发现韩哲不知打哪儿搞来了一串植物挂饰,正正好就倒挂在他们床头上。查了下,这玩意叫槲寄生。韩哲板着脸说是圣诞装饰,可农历新年都快到了,韩哲还不让她取下来。()
玄幻 连载 25万字
罪仙传

罪仙传

凤雏居士
主角真·孤儿,无背景,非大能转世,强行修仙。 受尽苦难后,他常常因为自己不够畜生,而感到自卑。 “修仙,一定要互帮互助,这样才能走的长远。” “道友有难,大家一定要出手帮忙,这样我们生存的几率才能更高。” “哦,反正死的不是我,溜了溜了。”
玄幻 连载 55万字
亵神(1v1h)

亵神(1v1h)

见素抱朴
作天作地的和亲美废神vs表面冷嘲热讽实际乐在其中的地府阎君福兮本是一根生于荒山的槐树,被元始天尊点化后飞升下神。为了报恩,她以身为契,用三百年时间将自己修炼为顶级“炉鼎”,成为了前往地府和亲的废神。福兮知道,十年后她这个炉鼎会成为地府阎君的共生,只要她肉身灭,那么真龙阎君自会烟消云散。到时候,她仍是天庭默默无闻的小下神,而他,与她何干?1v1,男女主双洁,h与剧情齐飞。fanrenshu
玄幻 连载 10万字
我在诏狱看大门(重生)

我在诏狱看大门(重生)

雁过寒潭
新东方烹饪学校毕业生重生成了大明朝的贫困人口,有了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大名——万达。有啥办法,只好安慰自己这辈子是广场舞小王子了,囧……六岁的万达很是愁闷:家里除了他只有两个男人,唯一的姐姐入宫去了,小小年纪就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做饭)。几年后,万达在镇上饭馆打工,听到风言风语:入宫多年的姐姐得罪人,貌似被打入冷宫很久了。又过了几年,已经是主厨的万达,目瞪口呆地见到了一群锦衣卫哗啦啦地包围了酒楼。”二少
玄幻 连载 0万字